这不是一个价值65亿的生意,而是一个无尽的黑洞。

最初,他与“大摩女”、“很黄很暴力”的隔空对战。先是骂当当早期的投资机构,随后又骂负责当当上市的摩根斯坦利。